Praise god of the devil

【脑洞系列一】这天,宇智波佐助一定是遇见了假的四件套

一.标题就只是个标题

二.脑洞太大不太容易收的住

三.勤劳的小蜜蜂又回来撒土了

四.为什么又是佐助因为作者对他爱的深沉!

五.宇智波的大家都存活着设定,鸣佐还没有捅破窗户纸

六.两个世界的人岁数都是一样的(来光传的年纪)

-------------------------------------------正文-----------------------------------------------------

     这天,佐助做完任务回到村里已是傍晚了,村口没有看见一个闪亮亮的金毛,忽略心底的失落,傲娇的想自己才不在乎呢,回到宇智波大宅,一个人悄悄的进入自己的房间,洗完澡立刻疲惫的倒在柔软的大床上,迷迷糊糊的想着明天一早再去和鸣人汇报工作吧,就这样睡去的佐助没有看见在自己的行李中隐隐发着白光的怪异石头。

     次日,佐助被明晃晃的阳光唤醒,赶紧爬起来,门口响起了哥哥温柔的呼唤,距离佐助被毁三观还有十分钟。佐助从楼上下来看见只有止水坐在位置上看报纸没有表情,看见佐助下来也只是点头示意一下,活脱脱一副领导视察下属的模样,起初佐助没太在意反正他和止水是“相看两相厌”原因大家都懂!鼬端着煎好的荷包蛋和烤好的面包上了桌,鼬微笑这对佐助说“佐助,今天想吃溏心的还是老一点的?”今天的哥哥也是完美的,就是感觉有点温柔似水过头了,佐助还没说话,坐在鼬后面的止水搂着鼬的腰,把他放置在自己的腿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让佐助一脸懵逼,只见鼬被止水搂在怀里,有点闷闷地说:“鼬,对佐助这么好,我吃醋了,不高兴让暗部解散吧。”鼬温柔的笑了笑还捏了捏止水的鼻子“你怎么可以这么任性啊?”说罢还在上面亲了一口,当下止水掐着鼬的下巴,吻上去,声音大的连对桌的佐助都听的清清楚楚,好不容易争扎出来的鼬,红着脸轻轻的锤了一下止水的胸口小声的说“止水,佐助还在呢,晚上随便你怎么弄.....”止水挑眉的看着鼬邪气的一笑“这可是你说的”说着还挑衅的看了一眼佐助。(我艹.........卷毛大鼻子说好的你是阳光温柔笑面虎人设?这TM一股霸道总裁的小娇妻的既视感是要闹哪样啊?还有暗部是你说解散就解散么?的么?你以为是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的烂俗言情啊?还有你居然敢挑衅我,信不信分分钟让我哥甩了你,重新给我找个嫂子)佐助能忍么?狗忍了!

     佐助要站起来开须佐怼哥夫之际,楼上下来的二位成打断了佐助的蓄力,只见带土和卡卡西像两个连体婴儿一样腻在一起了下了楼,在下楼的过程中带土缠在卡卡西的身后,双手拿着一本R18限可不就是亲热天堂么?带土还边走边轻念里面的词句惹的卡卡西羞红了脸。(我去......贤二叔你不是精分少女攻么?如此流氓是在精分么?还有你怎么拿着亲热O堂这种东西在看啊?平时不应该是你嘤嘤嘤的哭诉卡卡西这个垃圾看这种东西也不看我么?卡卡西你快快醒醒啊!你可是天天无时无刻再看亲热O堂的老司机啊!这么纯情是要闹哪样啊????)接下来的一对直接让佐助重塑了三观。

      看着老祖宗和他对象以抱婴儿的姿势下来了,这还没完,大清早上的吃甜的要死的豆皮寿司不说还嘴对嘴喂食,(要不要这么恶心啊)以为完事的佐助真是太甜了,千手柱间邪魅一笑,问斑好吃么?只见斑甜甜的一笑说“好吃,柱间还要,还要柱间喂。”佐助真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我靠,初代目你不是外表老实巴交实际切开黑好么现在直接表里如一了是什么情况啊?还有你身上那位,快把日天日地的宇智波斑还给我啊!!这个娇羞的斑是要闹哪样啊?)佐助觉得自己贤八的大脑已经烧坏了,双眼麻木、没有知觉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佐助愣愣地坐在床上怀疑自己的人生,顺便觉得自己是不是无限月读没解开,对哦,醒悟过来的佐助立马趴到窗台上往上看去,后果是差点没被阳光闪瞎自己的写轮眼。佐助正眼泪汪汪地揉眼睛忽然听见一声呼喊,只见穿着上忍服装的鸣人靠在路灯的柱子上左手插兜,嘴里还有一根稻草帅气的站着,路过的小姑凉都红着脸对他窃窃私语的说又在等女朋友呢?鸣人大方的回应着,就听见一阵阵尖叫,好羡慕云云。佐助正好和抬起头的鸣人撞个正着,“哟,早啊佐助酱!”说罢还挥了挥手爽朗的笑着。这下轮到佐助脸红了,因为他突然觉得今天鸣人太TM帅了。不知该怎么应对的佐助只好转过身去,还没走步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小佐助只穿了一件睡衣,要是感冒了怎么办?”蓝眼睛里满是关切和柔情,良久佐助终于憋出一句“忍者才不会那么容易就生病呢。”鸣人笑了笑“是是是,我的佐助说什么都对,不过小佐助生病了我的心也会跟着抽疼。”说着还把佐助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佐助低着头闷闷的说“是因为我是你唯一的朋友,你才会这么说的么?”鸣人一听立马大叫起来,“诶?小佐助怎么会这么想啊?”随后鸣人温柔的捧起佐助的脸,“佐助在我心里不仅是我唯一的朋友,还是我唯一喜欢的人,还是我想一辈子走下去的人绝对不会放手的人。”这一刻佐助觉得他快被这蓝色漩涡吸了进去,理智告诉自己要挣扎可是却被这里面满满的认真所打动,理智被感性瓦解,嘴角贴上了另一张温暖的嘴唇,佐助觉得自己快要被自己脸上的热度给灼伤了,一下子推开鸣人背过身去拭去嘴角的津液,倒是鸣人笑了笑“小佐助你再不换衣服我们可就要迟到了哟我说”“知道了,吊车尾的你给我转过去。”佐助恼羞成怒的回应着。鸣人也不反驳乖乖的转过了身去。佐助轻轻扶上自己的嘴唇,酥酥麻麻的触感还残留着鸣人的味道,像是被烫到似得放下手指,(会打直球的吊车尾真是太犯规了。)佐助在心里想着然后暗骂自己在乱想些什么,晃了晃发热的脑袋专心穿衣服起来,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鸣人透过镜子看的一清二楚。偷偷地忍住笑的鸣人在心里想着,我的佐助今天也是全忍界一番的可爱。

等到佐助把衣服换好鸣人也转过身来,问道“佐助你准备好了么?”佐助还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突然听见鸣人的呼唤迷迷糊糊的回答了一声嗯,只见鸣人灿烂的一笑拦腰抱起佐助越向了窗外,鸣人的身躯挡住了刺眼的阳光,顺势在地上投射出两个贴合的身影,佐助被这突然的失重感吓得搂紧了鸣人的脖子,又后知后觉的想要放下,只听见鸣人对着怀里的佐助说“佐助我们到了。”回过神的佐助才发现他们已经通过飞雷神瞬移到了学校的操场上,鉴于他们是以公主抱的形势,吸引了大量的路人围观,鸣人是不在意可是佐助脸皮薄啊,立马跳下来,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慢吞吞走过来的鹿丸拍拍鸣人的肩膀得到了鸣人的一个大大的傻笑,鹿丸语重心长的说“鸣人,你好歹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啊!”鸣人还是微笑不变,对着鹿丸说“不服气你也去找一个啊,不过没我的佐助酱可爱就是了。”说完一脸得瑟的去追佐助了,今天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脑子一团浆糊的佐助在放学后被鸣人一直牵着手而不自知,隐隐约约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咆哮,好像是小樱的声音,鸣人拉着佐助的手气喘吁吁的说“还好跑得快,跑得再慢点就快被小樱的重拳打死了吧。”佐助看见这样鸣人心想鸣人怕小樱是到哪都不会变的,想起了一起小樱追着鸣人打不由得笑出了声,鸣人看着笑颜如花的佐助,愣了愣神随后像是有点害羞的挠了挠头,小心的问“佐助,听小樱说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可以和你一起去看么?”佐助暗自思索鸣人这是在约他么?鸣人看佐助没反应害怕他拒绝,便上前牵起他的手“我想和佐助一起看,这样我就可以向神明许愿让他把佐助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了。”佐助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看鸣人“白...白痴吊车尾。”把手抽了出来转身快速跑掉了,只听见鸣人在身后大声的呼喊“佐助晚上我等你,不见不散!”佐助边跑边想谁答应你这个白痴了,可是嘴角的笑怎么也抑制不住。

晚上宇智波的大宅里大家都出去浪了,佐助靠在房顶的护栏边,看着远处的街道上人流涌动,想着鸣人今天下午说的话,不自觉的说出了口“那个大白痴。”“嗨,小佐助是在想我么?”抬起头就看见鸣人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吓了一跳,想要转身就被鸣人面对面抱住不允许逃脱,争扎无果的佐助只好趴在鸣人怀里听着鸣人的心跳声,渐渐和自己的重合“好过分啊,小佐助居然都不来找我,鸣人大人只好来找不听话的人了!”佐助扬起脸故作生气的掐着鸣人的脸“还委屈你了是么吊车尾的?”只听鸣人嗷嗷大叫求饶。天空划过一条条绚丽的银花,一对对情侣都相依偎在一起,连微风拂过都带来了缠绵的气息。鸣人靠在佐助耳后轻轻地说:“佐助我喜欢你,如清风万里,不问归期。”温热的气息撩人心弦,“天上的流星在美不过你的一双星辰。”这一刻宇智波佐助受到暴击,HP归零。不得不说这个鸣人太会撩了,(妈妈,宇智波可能真的要绝后了。)鸣人抱着佐助把头埋进眼前人的脖颈,又轻轻说着,“留下来好么,佐助?”下一刻佐助心中像是被洗涤了一般,心动着神志却清晰着,沸腾的血液沉入冰川想强硬的拒绝,可是却又于心不忍。没有回过身,反手摸着鸣人的脸,感受着一模一样的胎记,鸣人也在佐助的掌心轻蹭着像是再找些许安慰,终于佐助开口说着“鸣人谢谢你,今天我很开心,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虽然你真的不知道比那个大白痴不知道情商高到哪去了,也很会体贴人,可是我终归是要回去的,那里有我真正的家人和同伴,那个才是我的鸣人。”柔软的唇轻吻着掌心“佐助,要是我先遇到你,你是不是就会为了我留下。”鸣人哽咽的问着。佐助最后还是转过身去看着鸣人眼里的悲伤,只好说着谁知道呢这样含糊的话语。鸣人看着这样的佐助明白了一切,最后微笑着问“佐助还可以吻你么?”看着这样的鸣人佐助无法拒绝,慢慢地扬起头靠了上去,这一瞬间烟花在二人背后释放,纪念着这美好的一刻,可是烟花终究是烟花只能在这一刻绚丽。

等到佐助再次醒来时,还是一样的天气仿佛那天只是自己的一场梦,“佐助,你还没起么?”佐助以为自己听错了,慌忙跑到窗边像是要确认些什么,只见还是哪个位置,不过这个鸣人穿这那套熟悉的橙色运动服,头上的黑色护额好好固定在头上,看见佐助望了过来立刻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佐助也笑了,这个才是他的吊车尾。在底下的鸣人突然看见佐助的笑容,却是一怔看见佐助消失在窗口,才悄悄扶上自己的心脏觉得今天的佐助特别好看,比平时的佐助都好看。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跳鸣人一把搂住佐助,笑嘻嘻的扯开话题“佐助砸门去吃拉面吧。”本来没指望佐助那么快答应没想到佐助居然立马就答应了,还笑着看他,好色仙人怎么办心跳越来越快了。一乐大叔把两碗拉面端上桌笑着看他们二人,不由得说“鸣人佐助感情真好啊,都快和一般的小情侣比肩了。”佐助都还没来得及害羞一乐大叔的打趣,就听见鸣人“那是当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接着鸣人就被佐助扣进了拉面碗里,和着鸣人的哀呼转身愤然离去(去你大爷的朋友,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么?)这是充斥在佐助心中唯一的话。

今天的鸣人也在发朋友卡呢!

作者语:你说你要是像那个鸣人一样会打直球会说撩人的情话,你家面麻现在都能打酱油了好嘛。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