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ise god of the devil

【俏雁】朋友,俏如来了解一下?!

*沙雕脑洞

*无聊文笔,休假之作

*惊现霓凰、银燕牌火锅和默教授之声,还有乱入的凰后及些许的杏默注意。

*大概是金光俏雁穿越到现代时空,然后俏哥卖(自己)安利给鸿信的故事

*这有只戏精雁,祝观文愉快

 

 

      这天,在正气山庄偷懒休假的俏如来,正要和父亲和叔父用晚膳时,猛然看见银燕突然从大门口窜进来。这件事并不令人震惊,本来嘛进自己家没什么,但是在手中端着一盆不明物(疑似火锅),这就很惊悚了。“大哥,父亲、叔父我带了一盆火锅给大家吃!”雪山银燕在不远处看见正坐堂上的三团模糊人影,凭借发色和衣服的颜色完美的认出了俏如来他们三人。

      大家对于银燕的火锅都是却之不恭的,简直就是噩梦,噩梦啊!俏如来不禁感慨,没想到银燕居然会在平日里吃火锅,失策啊!早知道就不回来了,看来我还是没学到家啊!更令人心寒的是父亲竟然为了叔父不吃下去,而让自己儿子吃下去,这就是史家人的情亲啊!我看透了!这样想着的俏如来,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猛地的睁开眼,俏如来唰的坐了起来,张望四周发现身处在陌生的环境,而且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地方。莫非银燕的火锅已经强到能让人时空转移了么?俏如来暗自揣度着,但是坐以待毙并非自己的风格,所以俏如来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刚踏出一步,脑海中惊现一道熟悉的声音:“请卖出一份俏如来安利。”这软软的且不容置疑的语调,不是师尊是谁?俏如来此刻真的懵逼了,这到底是虾米情况,为何师尊(的声音)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俏如来不由得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问着:“师尊?”脑中并未回复这个问题,而是又念了一遍刚才的话。俏如来也是一头雾水,大脑疯狂的转起来思考这条信息究竟有什么涵义。这时,脑中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成功完成任务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如果凰后在看的话,估计说:感情这是一篇快穿(?)系统(?)文。】俏如来又是一惊,事已如此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想着就大踏步走了出去。

       另一边的上官鸿信现在也很懵逼,作为雁日天,平定过叛乱、当过太上皇、怼得过俏如来,整死过九算,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但是从来没经历过眼下这种情况。甫一清醒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而且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环境,自己一头又长又乌黑(红)的头发变成了短发了不说,最可怕的是脑中突然想起了师尊的声音,惊的上官鸿信大叫了一声“师尊?!”听见自家哥哥的大叫声刚要进门的霓凰连忙推开门,就看见哥哥坐在床上门头大汗,走近哥哥的身边想要探明情况“哥,哥?你怎么了?”霓凰晃了晃白皙的小手,试图唤醒还在失神的哥哥。上官鸿信猛然抓住自己妹妹的手,“霓……霓凰?”眼中带着难以置信和不易察觉的喜悦,胸口那朵枯萎的花像是活了过来。“痛……痛!哥,你怎么了?”上官鸿信感觉到自己太用力了,松开自己的手,抱歉的看着自己的小妹。霓凰难得看见自家哥哥这种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知道哥只是为了最近的单身法发愁?”听见陌生的名词,就是上官鸿信这样的人也不禁疑惑,但是上官鸿信为了取得更有用的情报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霓凰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也是,哥哥都快25岁了,国家法定结婚年龄了,哪怕有个男朋友也是好的呀,这样还能延迟结婚的时间。”后面的上官鸿信就再也没听下去了,什么叫单身法?什么叫有个男朋友?某非这儿单身也有罪?而且我是个GAY?不得不说,鸿信儿你真相了。思及如此的上官鸿信不由得感到恶寒,回过神,思考起刚才的声音。那个声音说:“一、保持上官鸿信的人设,二、接受一份安利”演戏嘛,自己最在行,可是后面一个就很耐人寻味了,安利?安利是什么?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得不说这对师兄弟果然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思考方式都莫名的像啊。

      上官鸿信握着小妹的手,突然眼眶有些泛红,“霓凰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子?”霓凰有些慌了,从没见过自己哥哥这种样子,连忙问着:“哥哥你怎么?”。上官鸿信吸了口气像是平息情绪,缓缓开口:“我是不是很惹人嫌?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上官鸿信斟酌着词句以避免ooc,霓凰一听松了一口气,:“我哥哥不止对我特别温柔,对每个人都很温柔呢!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男生暗恋哥哥呢,想追哥哥的不知道排到哪去了!”看着霓凰骄傲的小脸,上官鸿信微微一笑,刮了一下霓凰的鼻子:“就你会哄我笑。”霓凰看自己哥哥缓和下来又升起八卦之心,扯了扯哥哥的袖子偷偷问道:“不知道哪位有这样的福气被我哥哥这团柔水困得死死的?竟敢拒绝我哥哥,怕是要成为全校公敌吧!”上官鸿信听及一张俏脸绯红,弹了一下霓凰的额头,不顾霓凰的痛呼说着:“你就这样打趣你哥,我和他八字还没一撇呢!有机会介绍你认识。”霓凰高兴的欢呼,调笑自己快多了个哥夫。上官鸿信沉思着,看来这边的上官鸿信是个温柔的性格啊,也是,有霓凰在的世界又怎能不变得温柔呢。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