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ise god of the devil

【俏雁】指挥官的秘密情事

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愿某白也做产粮大户!(误)

ps:有互动才有动力(握拳)

嘛这次的设定大概是战争AU(误)

病娇占有欲极强温文尔雅、谦逊待人将军俏X落跑傲娇皇子指挥官雁

-----------------------------------------------------------------

        【背景】九纪一七二八年M国撕毁和平协议,迅速对邻国发动战争,随后K国和H国加入战局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世界大战的烽火迅速席卷整个大陆,弱国或是被吞并或是依附强国屡见不鲜,每个国家或为生存、或为利益都被卷入这个名为战争的漩涡中。

       【国境边界-坐标329*11*234】

         埋伏在战垒包的战士身边是子弹射击的声音附和着擦过沙包的焦灼气息,耳边是远处炮火炸起泥土的飞扬,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尸体的碎屑带来血腥的窒息感。“呼叫本部,这里是第四中队,我们遇到了奇袭,伤亡惨重,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听到请回答,听到请……”未及说完的话语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堙没在天地间。

        “第四中队!我是上官鸿信听到请回答,请回答。”无论上官鸿信如何呼叫手中的电麦那头传来的都是滴滴滴无法连接的讯音。如上官鸿信皱起的眉头一般,指挥室里无人出声却都是一脸凝重,终于还是上官鸿信打破了沉寂,毕竟战事还是要解决的不是么。“马上把情报如实传给我!”上司发话,刚才还安静的人员立马联系其他还未沦陷的战队,情报员收到回复后说道:“报告司令,据说是战车队!”知晓这一情报的一瞬间指挥室瞬间如沸油注水般炸了锅。“什么?怎么可能?”“那样的荒地有可能用到战车么?”“就算用到这种战术,攻克的速度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看着底下一张张惊慌失措的、透着愚蠢的、令人窒息的脸,上官鸿信不由得怒气再翻上一番,拍着桌子大吼一声“安静!”,一下子吵闹的指挥室变得鸦雀无声,只有远处的炮火的声音隐隐传来。

         上官鸿信揉了揉鼻梁,感到十分头疼,不止是为战事的胶着还是为了这一帮饭桶。“我已经知道这是谁在带领,有这样的战果(还遇上你们这样的饭桶)并不奇怪。通知第七和第九战队迂回撤退,第三小队掩护武器撤退,第八小队隐秘监视敌军驻站,以上立即执行,散会!”这时有个柔媚的女声传出,“是俏如来吧。”语气中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上官鸿信冷哼一声已经表示了认同。凰后没有在说话而是勾着唇角翩翩然走出了指挥室。

        底下人听见这个名字都身躯一震,俏如来这个名字在短短八年中迅速传遍所有阶级的军官耳中,其实俏如来并不是他的本名,俏如来本名为史精忠,是史元帅的长子,俏如来瞒着家里人偷偷参了军,在平城战役中出色表现,被总统召见授予嘉奖时,在史元帅看到了本应该在默克大学读书的儿子,吓了一大跳,听说差点被关了禁闭,被总统阁下劝说是在战时就免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在Z国所谓的政府已经名存实亡,真正掌权的是拥有军权的史家人,不然俏如来怎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接替了将军(仅次于元帅)一职。当然还令人趣味的是俏如来的长相,虽然患有白化病头发变为白色,但是无损他俊美的容貌,反而为他带来了如金童玉佛般的气质,超绝的智慧、慈眉善目的外表、谦逊温和的待人处事使他在军中的声望和影响力直线上升。与之同时崛起的还有Y国的皇太子,也就是上官鸿信,作为唯一能与俏如来斗智斗勇的存在自然是被拿来常常比较的对象,无论是才智、身份还是容貌二人都是人中龙凤的存在,也是个大官家、贵族小姐心中的佳婿。

        当然 ,上官鸿信听见这些关于俏如来的“不实”传言,对于见过真实的俏如来的自己来说不由得嗤笑一声,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真想用大智慧的警报声给他们洗洗脑,因为俏如来本质上来说就是个虚伪做作的人!回到寝室的上官鸿信脱掉军服外套,扯开衣领把自己埋入被子中,一瞬间压抑的疲惫感如潮水般袭来。一偏过头便见到了在默克大学拍摄的毕业照。一下子思绪被扯到了当时。

      “这里是第十五师团第一中队,敌方前锋已被歼灭,敌军驻站已被击破、占领。”“很好,现在立马归队。”俏如来放下通讯器,回过头便看见将士们朝他露出微笑以及随之而来的祝贺声。“俏如来不敢居功,都是诸位将士们的浴血奋战才有的这样的胜利,烦请诸位今后也请协助俏如来取得许多个这样的胜利。”一番说的进退有度,不骄不躁。随后俏如来婉拒了晚上的庆功宴,谎称自己还有战略要拟定、情报要分析回到了帐屋里,手指抚上了一张照片正是上官鸿信那一届的,也不知道从哪搞来的。俏如来手上的动作没停还边说着:“师兄,我们很快就要再见面了,这次你还能逃到哪去呢?”


       快的一瞬慢似又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光的那几年,那时上官鸿信刚升入二年级,而俏如来还是个大一新生,再一次课堂上装作人畜无害宛若小奶狗一般的俏如来,因为走错教室阴差阳错的坐在了无人敢坐在上官鸿信的左边,当时的上官鸿信虽然不悦,但碍于已经上课而且是在自己最尊敬的默教授的课上,上官鸿信决定忍一时风平浪静。不凑巧的是,这节课课上点名刚好点到了俏如来,上官鸿信不由得在心里幸灾乐祸,默教授可是出了名的能把你骂道自杀,核弹一般的存在,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在俏如来回答完问题后,几乎不夸人的默教授面带微笑的说了句很好。上官鸿信不禁在心里想着,哪怕是自己回答问题默教授也只是点点头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可是今天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混蛋,不但敢坐在自己身边,最可气的是竟然能得到莫教授的赏识,默教授还问了他的名字,知道他不是本专业本年级的学生还允许他可以随时过来听课,上官鸿信对此感到不开心,非常不开心!俏如来这个名字自此被记在了上官鸿信的小本本里。但是,后来俏如来却是缠上上官鸿信了,不得不说俏如来的皮相确实极具欺骗性,再往后的几年里,上官鸿信也是被缠的没脾气了,完全是自己只要一不耐烦俏如来就一脸委屈样,还一边说着什么我知道师兄一定是嫌弃我了,我一个人只身在外只有师兄在身边,我只是想对师兄好点,想和师兄亲近想师兄喜欢我也有错么?听听这都是什么话,还故意挑人多的时候说,周围人的眼神好像在控诉自己无理取闹外加欺负俏如来一般,最可气的不是这个,而是和俏如来成为师兄弟,对你没看错在上官鸿信大三下半学期默导师正式收俏如来为第二个学生,第一个就是上官鸿信,传授军事策略课。

       直到上官鸿信毕业晚宴的那一天,俏如来出现在本不应该存在的晚宴上,其实这几年下来大家都习惯他两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了(单方面),上官鸿信已经麻木了,真的,自从听到俏如来二十四孝好师弟(男友)的称号后,现在传出他俩在一起了的流言也不会感到惊异了,毕竟是军校,还是那种女人比男人强悍还会打的军校。上官鸿信唯一感到嫉妒的是师尊夸俏如来的次数比自己多,哼!一不小心喝多了,在散伙后,喝高了的自己拉扯着俏如来还去喝了续杯,之后的事情简直就是场噩梦对于上官鸿信来说。像是强迫自己醒来,上官鸿信猛地睁开眼,背后出了一身冷汗黏在身上十分不舒服,撑起身来头还是有点晕,手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光着脚走向浴室准备洗个澡。

     伙计们上坦克!《------不是乎的问题是博可能过年禁严(摸下巴)换个浏览器应该就可以打开,不过也可以去我博@宅男白白白白轩

ps:怎么可以把我的年货给屏蔽了!!!

【Z国边境】

          天色还有些浑浊,守卫的士兵就看见一道人影快速飞奔过来,以为是敌军来袭不由得那枪上膛做好准备,来人走近却发现是俏如来,都不由得大吃一惊,当看清俏如来怀中的人时,众人的下巴都要惊掉了。将军黎明时分才回来就够惊悚的了,而且还带了个人回来,还是个女人就更惊悚了。士兵们面面相觑,俏如来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因为战争我们被迫分别了很多年,这次她瞒着父母来找我却没想到遇上了双方交战,还好上天没让我再一次失去她。”大家都为着情真意切的话语所感动,都觉得这对苦命鸳鸯能在一起真不容易,一个女孩千里迢迢来找爱人多么可歌可泣的爱情啊。放下心来众人才偷偷打量这位将军“夫人”,外面穿着一身黑色半膝裙,身上盖着俏如来的军服应该是怕女孩子冻着,脖子上围着一条精致的浅粉色丝巾,半边脸被带有硬纱的和裙子同色羊毡帽遮挡住,虽并未看全但是露出的一半脸却真是好看极了,应该该是哪国的贵族小姐,大伙儿猜测道。“俏哥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么好看的女朋友才带给我们看。”一个大汉嚷嚷着,“诶诶,怎么说话呢,没听俏哥儿说么,人和女朋友分别多年咋带给你看呢!”另个身形消瘦眼神却很锐利的中年男子说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最后是一个年长的男人打着圆场“你们啊,就放过人孩子吧,人孩子都不好意思了。”俏如来听着大家的打趣不由得脸红了,只好说:“大家都别打趣我了,是俏如来的不是,待我面见父亲母亲大人后,等到喜宴那天俏如来一定好好给大家赔不是。”一听这样大家更来劲了,“好好好,都已经决定要成亲了,这么好的姑娘就应该早早定下来,到时候被人抢去了可有你小子哭的。”最开始那大汉拍拍俏如来的肩膀表达关切。“嗯,他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那我就先进去了。”俏如来点点便快速返回营地。

        至于Y国那边因为丢了指挥官这么重大的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就不在俏如来的思考范围之列了。

         “哈~雁王,妾身送您的这份大礼可满意么?”说着便风姿摇曳的走去指挥室收拾乱局去了。





评论(21)

热度(22)